写文随缘 | unfo随意

【雀眨】《春日风暴》4

| 篇幅开始向着难以预估的态势发展……


「4」


你可以想象一个突然坠落山崖的人在触地前的一瞬间被人救起,紧接着救人者又告诉他“其实这只是一个游戏,现在我就要带着你越过山崖、升入空中,去邂逅每一个纬度的水鱼飞鸟,去看遍每一个经度的湖光山色”吗?


朴佑镇不是个恃宠而骄的人。

他从朴志训那里得到爱,并不觉得理所应当,也从不敢认为朴志训会一直爱他。

哪怕心意不变,对方也不可能永远在自己身边。

于是他爱惜地使用——并非像山谷中的巨龙卧在无数金子之上那般死守,而是像植物的光合作用一样,将它们转化为能量、勇气、安全感。

这爱是不可持续的无形能源,一...

【雀眨】《春日风暴》3

「3」


“朴志训喊你回家吃饭。”

朴佑镇听后腾地脸红起来:“……”这小子在说什么啊。

李大辉像逗什么小动物似的挑着眉:“不过他说了,回去之前要先做任务,任务完成了才愿意带你下馆子改善一下伙食。”

听到这种隐隐将朴志训类比为家长的语气,朴佑镇脸颊上逐渐泛起一片火烧云。像是7岁了还被同学抓到尿床那样,他紧紧抿起嘴唇直想钻进地缝里。

朴志训到底什么意思?朴佑镇咬着内唇默不作声,既想要生活恢复如常又不想在这里和不熟的人玩什么奇怪的任务游戏。

可这是朴志训的要求啊。

朴佑镇拿牙齿把能力范围内的唇肉咬了一圈,愣在原地不知在想什么的样子看在李大辉的眼里像极了智障儿童。“喂,”他...

【雀眨】《春日风暴》2

「2」


朴佑镇躺在空荡荡的宿舍一宿没睡,不过他猜想朴志训大概睡得很好吧,好到说不定早上的课也要翘掉,足足睡到有人钻进怀里把他吻醒。

朴佑镇顶着沉重的眼皮下楼吃饭,刚吃两口就没了胃口,于是他丢掉几乎刚咬到馅的包子,要了一杯豆浆直接向教学楼走去。

一个糟糕的早晨,因为朴佑镇到了教室才发现课本没带,不用想一定是躺在朴志训的书包里。耳机也一并遗忘在那里,这样他就没有办法好好补觉——这是从小养成的坏毛病,睡觉要听歌,否则周围的一点嘈杂就能搅得他头昏脑涨。

朴佑镇煎熬地坐在教室后排,全然听不到老师在讲些什么。

他很想借一个耳机,实在不行借本书也成,可是他绝望地发现,因为和朴志训关...

【雀眨】《春日风暴》1

《春日风暴》

雀眨


「1」


朴佑镇住在S城。

那是个一旦搬到两个街区外几乎就能做到和同城人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方。

这个“同城人”指的是朴志训。


作为一个曾一度丧失生活能力的人,此时拎着新鲜时令蔬菜,不忘随身带上小区门禁卡的朴佑镇俨然是个合格的普通成年人了。他步伐稳健地穿过停放满电动车的车棚,抄近道来到单元门洞,没曾想竟遇到了昔日的同学。

“大辉……?你也住在这里?”朴佑镇站在门口,挡住了大半的光线,使得李大辉的表情无端晦暗起来。

“朴佑镇,”他从来以全名称呼他,这令被叫到名字的朴佑镇总感到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朴志训要走了。”

像是学生时代有...

搞了一张桌面


顺便新文预告(?

【丹雀】《沙口》4

| 背景虚设,OOC

| 暂更,白天可能改动


[4]


上坡之后的路口是他们分开的地方。

两个人跑了一阵子都有些气喘,姜义建扶着膝盖抬头笑骂:“肚子不疼了吗?”

朴佑镇仿佛此时才想起这回事,手掌摸着肚皮,摇摇头道:“忘了……”

姜义建直起身来,眉头微蹙:“跳舞的时候也是?”

朴佑镇下意识地继续摇头,脑中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自两人相遇的第一句话起,姜义建似乎就在不停关心他。

「你没事吧?」

「不怕你妈妈担心吗」

「如果那个混蛋又来惹事的话,随时叫上我。」

「紧张?」

「那给你吃这个。」

「你的肚子没事吧?」

「拿着。」

——就...

【丹雀】《沙口》3

| 双更夸我

| 坑品极差

| 全程不可控OOC


[3]


晚上放学后两人一起来到练习室,刚要进去,朴佑镇突然拉住了姜义建。

“怎么了?”后者问。

朴佑镇咽了口唾沫,扯起一个教科书式的假笑。

姜义建被他逗乐了:“紧张?”

朴佑镇微微点了下头,加深了那个假笑。

“敢找人单挑的人竟然会怕生人?”姜义建扶着门框笑得直不起腰。

朴佑镇嘴角逐渐下耷,看上去像是噘嘴撒娇。

这个家伙还真是奇怪,放松的时候嘴里叨叨不停,一到紧张了反而半个字也崩不出来。

还真是小孩子脾性。

“那给你吃这个,应该会好很多。”姜义建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包,有些...

【丹雀】《沙口》2

| 私设预警!家庭背景、人物姓氏等有参考,但请勿当真

| 坑品极差

| 依然是宿命难逃的OOC


[2]


下城区另一个更为人熟知的名字叫做沙口。一条沙口路将这个城建中被人遗忘的地方贯穿起来,棚屋为始,铁轨为终。这里的人常年与锈铁废土为伍,弹丸之地上塞满彷徨人类。他们白天辐散到城市各个角落,晚上仍摆脱不了回到这里的命运,就像路边那些本就破烂不堪却还是要加盖直至摇摇欲坠的劣质楼房,占了大半公共路面的水泥沙土堆将最终被丢弃在半空,肮脏由脚底转移至头顶,阳光甚至无以瓜分,只能一味地被销蚀。

自路口起,往来的人们便开始遭遇寸步难行的窘境。沙口路上...

【雀獭】《吃甜》短完

| 插播一条雀獭

| 一个简单小故事

| 妈妈爱你们


《吃甜》

雀獭


  李大辉坐在学校外围墙边的水泥台上,卡其色短裤下露出两条白白细细的小腿,没什么规律地晃着,手里的甜筒只剩一口。

  还有两分三十秒。等下课铃一响,朴佑镇就会从校门内走出,然后毫不犹豫地左转,径直朝他走来。

  日日如此,不新鲜,却总让人期待。


  “等了多久?”没一会儿那人便出现,单手扣住两条背包带,随意往肩上一搭。...


【丹雀】《沙口》1

| 入坑仅月余的新新新人

| 坑品极差

| 上帝保佑年内填完

| 根据上述内容,显而易见的OOC


《沙口》

丹雀


[1]


姜义建放学后要回到那个位于沙口路上的家,需要经过一条小商贩泛滥成灾的街道,一座夜总会大楼前冷风不断的停车场,一段涵洞上下坡,最后是一截黑漆漆的小巷道。

劈头盖脸的陌生人,密密麻麻的车顶盖,争涌侵骨的低气温,以及瞬间将人湮没的黑暗。

姜义建总是踏着夜晚的路灯灯光离开教室,一路在滑板上印染一些由暖到斑斓再到冷的色彩,好像一本薄薄的山楂片大小的手翻书。

山楂片——这种廉价而兼备酸甜...

1 2 3 4 5
© 途九 | Powered by LOFTER